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远山的博客

用生命书写以后的日子

 
 
 

日志

 
 

【原】兰山区质监站的活化石——黄家瑞站长  

2015-02-18 17:30:52|  分类: 远山拾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山区质监站的活化石——黄家瑞站长
                                                        ——写在兰山区建筑工程质量监督站建站三十周年之际       

                                                                                               文、远山
         
         腊月二十八上午,杜站长带领我们兰山质监站人员代表一行六人去看望我们的第一任站长——黄家瑞站长。
        我们走进青龙河边“临沂古老”的院落,一只小狗旺旺的叫着,出来迎接我们的到来,黄丽梅把我们引进客厅,进入客厅一下子把我拉进了二十多年前的印象,客厅北墙仍然摆放着老式条几,条几的前面放着八仙桌。在路上,黄丽梅就介绍,她父母不愿离开这个老地方,所以我们看到老站长的住所仍然俭朴如从前。
       老站长坐在东墙靠椅上,面前放着助走器,虽然三年前经历了脑血栓,但精神状态很好,超乎我们来之前的想象。看到我们进来和我们打着招呼,说话的声音还如从前,黄丽梅把我们一一介绍给他,杜站长、聂站长、刘松阳、杨晓堂、梁涛、还有马善芬的“贵客”张兴,马善芬是老站长熟悉的一位老同事。我是目前质监站里他唯一能认识的人了,是他退休前最后一个兵,大家落座后,愉快的交谈,82岁高龄的老人耳不聋眼不花。
        黄家瑞站长生于1933年。1985年国家开始在全国成立建筑工程质量监督站,52岁的他担任了原县级临沂市建筑工程质量监督站的第一任站长,直到1992年退休,担任了7年的质监站站长,也是任期最长的一位站长 。他为人谦和,与世无争,给人的感觉宛如自家的老人。他的工作作风、对待下属的爱护,对待企业人员的相敬如宾,给质监站人树立了丰碑,留下了很好的榜样。所以一代代质监站人就一直传承和发扬着他老人家留下的光荣传统。这种团结、友爱的气氛,这种家庭式的温暖,来到质监站工作的人都能体会到,离开质监站的人也会深深的眷恋着这个和谐的大家庭。不论走到哪里都还记得自己是质监站人,这就是兰山质监站的灵魂所在,是黄家瑞站长给兰山质监站留下的宝贵的精神财富。
        兰山质监站的第三任站长袁站长,是六零后的第一位站长,他1985年参加工作就在黄站长领导下工作,袁站长常提起,企业人员来质监站办事,老站长都让他们给倒上一杯水,礼貌待客,不管是什么职位。所以他担任站长后,每年岁末都想着把几位退休的老站长请回来一起聚餐,把质监站的年轻人介绍给老站长们。之后,就这样传承着,每每有人离开质监站的时候,也把老站长们请回来一小聚,就这样一代又一代的质监站人,虽然有的根本没有一起工作过,大家都知道是质监站的老领导。老站长们回局的时候都会回站里小坐一会,拉拉家常,我们这些站里的老人都把年轻人介绍给他们认识,所以质监站成了所有质监站人的家和留恋的地方。
        时过境迁,一年又一年,眨眼兰山质监站走过了30年的历程,质监站的站长换了一任又一任,从黄站长开始又经历了两任四零后,三任六零后,三任七零后站长,到了杜站长已是兰山质监站的第九任站长。
        我在质监站工作的时间算起来是最长的,送走了一批又一批,迎来了一批又一批,亲历了质监站的发展,也亲历了质监站年轻人的成长,现在八零后、九零后都成了质监站的主力军。对于八零后、九零后这一代,他们是独生子女的这一代,他们接受的教育和思想与七零后有了截然不同的变化。每次大家聚会的时候,我们几个六零、七零后的老人都说起发扬质监站的优良传统。去年的一次聚会上,一个年轻人说,大家总提到质监站的优良传统,质监站的优良传统是什么?他的问题引起了我的警悟。是的,每年有新人到质监站工作的时候,我们都嘱咐“大的要爱护小的,老人要帮助新人”。我们质监站的优良传统是什么?就是老站长传下来的“尊长爱幼,相互学习、以礼待人”。
        2015年是兰山质监站建站三十周年,我和杜站长商量带着这些八零后的年轻人去看望一下老站长。让年轻人体悟我们质监站的传统,尊长爱幼。临行前,杜站长让我给老站长的女儿黄丽梅打电话,当黄丽梅接到我们要去看望黄站长的电话时,激动不已,推掉正要急办的事情陪同我们前往。路上他的哥哥打电话给她,她说陪质监站的人去看望父亲,她的哥哥以为父亲有病了!这也折射出我们当今社会的浮躁,只有当人有病了,单位才想起来去看望一下。这是我们晚辈的愧疚之处。
       在和老站长的交谈中,黄站长讲到他1992年退休时,松阳说,那时他才5岁。晓堂说:“张兴才四岁,我六岁。”老站长仍然记着当年他所有的兵,当他听说他的一个兵前几天不幸遇难的事,很难过。多少年过去了,老站长还牵挂着他的每一个兵,他的质监站人。这就是老站长留给我们兰山质监站的优良传统。
       在我们和老站长告别时,他告诉我们,他不能行走了。我和老站长挥手的那一刻,心中涌现出一种难以言表的情愫。我们离开老站长的院落时,又听见一只小狗旺旺的不停的叫着,我们回过头来,一只毛茸茸的小狗站在门房的房顶上,仿佛在替主人送我们大家,礼貌的和我们说:再见!

                                              
                                                                                                              2015年2月17日夜于家中

  评论这张
 
阅读(53)| 评论(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